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行业资讯 / 互联网“蓝海” 典当闯得如何
        典当学院

        互联网“蓝海” 典当闯得如何

        浏览次数: 日期:2016-05-24 10:26

        近年来,典当牵手互联网是一个频频被业界论及的话题。从早几年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陆续露脸,解决融资、债权理财等方式成为热门关注,到如今一些平台逐渐归于沉寂,抑或是跟典当“渐行渐远”,业界又在探索中不断产生新思考,有的观点甚至打破了原有的一些理论定义……这条路,典当究竟走得如何?
        与典当搭界 
            中国商报记者注意到,所谓“典当+互联网”,于2014年前后出现的一批互联网融资平台,算是这一领域中较早“试水”的群体。彼时,淘当铺、雍和金融等都是让典当业内人士比较耳熟的名字。事实上,在当时,一方面是社会的网络化,另一方面,典当传统经营的瓶颈已经开始初步显现,圈外人瞄准了这一块“洼地”,圈内人也希望借助互联网来为行业注入更多活力。
            既然先行者已经迈出了这一步,当然就不乏跟风的。尤其是自2015年以来,“互联网+”成为热门词汇,各行各业都在提倡创新,加之同年下发的《商务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引导和支持典当行做好中小微企业融资服务的通知》中明确鼓励行业尝试接触互联网,以互联网的强大优势为载体,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小微企业,各界回应更加热烈。
            较早牵手典当的平台运营商,基本还是集中在解决融资与债权理财上。
            例如淘当铺创始人王一在向中国商报记者谈起规划初衷时就表示:“在一些二三线城市,相当一部分典当行缺乏强大的鉴定团队来保障民品业务开展,那么遇到有需求的客户,而典当行又缺乏能力来做时,可以介绍给我们,这样既不占用典当行本身的放款额度,不用担心风险,典当行又能从中获取一定比例的提成作为回报。”
            如果说,淘当铺的主营模式是以小额、小单为主,合作机构并不仅限于典当,雍和金融的“和典贷”业务则更显针对性。据雍和金融总裁张智淼介绍,他们的模式是,当典当行受理借款项目,按照典当流程办理抵质押手续后,将项目推荐到“雍和金融”平台发布,项目借款人为典当行当户,雍和注册会员(投资人)在线投资,募集的资金直接发放给借款人,借款人按期还本付息,借款人不能履约时,由典当行负责追偿。
            除此之外,借助平台以债权流传成高息理财产品,早两年曾在业界都有所冒头,在引发讨论的同时,也有人直言其具有“打政策擦边球”之嫌。不过近两年来,鉴于房地产等市场的不景气波及,典当回归民品的呼声越来越高,记者发现,理财的模式推广有所收敛,将民品作为载体的模式正在被新入市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所重视。
            “据我观察,目前存在的‘典当+互联网’有这样几种:一是营销,比如通过平台撮合业务的模式,帮助典当行对接客户,推广互联网营销工具;二是管理,比如研发推广典当的业务管理系统、微信典当等,借助互联网系统工具来提升典当行的管理;三是风控,比如互联网征信、第三方信息资源等,旨在通过各类信息的整合,提升典当行获取客户信息的能力;四是绝当品处置,包括典当行在电商网站开设绝当品商城,与平台合作做线上线下结合的绝当品销售活动。”一位长期关注于此的市场分析人士指出。他特别表示,这些模式中,民品确实逐渐受到更多重视。
        存芥蒂吗
            然而,对于一些互联网金融平台而言,几年下来的反馈表明,与典当合作,这块“蛋糕”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吃”。譬如采访中,王一就坦言,截至目前,他们合作过的典当企业数量还不到全国典当行总数量的10%。张智淼也表示,“如果对实质收益仅仅界定为短期内帮典当企业带来多少利润,或者仅以某几个具体的经济指标来衡量,那么典当与互联网的结合的确还没到让行业‘喜大普奔’的那一天。”而且,“这一两年不断有牵手典当的互联网平台出现,但能够坚持做下来的不多。”
            不少典当业人士对此也有同感。“前几年较早出现的那一批互联网金融平台对接典当,现在感觉有的正在逐渐沉寂;而在仍然存在的平台合作模式中,虽然有的联手行业协会进行宣传、合作,但整体看来,抱着观望态度的典当行还是占了绝大多数。”几位有着多年典当从业经验的经营者如此说道。
            “理论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原因何在?对此,双方也是各执一词。平台创办者普遍认为,如果平台仅仅把典当当成交易对手,要么提供资金支持,要么联合做民品销售、质押,还是属于一个浅层次的融合,而要想让典当行和平台发挥各自优势,把服务放到用户乃至实体经济上,不仅需要一定时间,也需要成本。
            采访中,王一给记者讲了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例子:“之前我们曾打算联合典当行做广告,按照计划,一个城市砸200万元广告费,平均到一家典当行身上大概是十几二十万元。但不少典当行认为看不到及时的回报,最后这笔钱只能全部由我们自己掏。”他还感慨道,最近苹果公司投资10亿美元给滴滴出行的消息就让自己感触颇深,“坦白说,当前资本市场中,互联网这个领域的气氛并不是特别好。而且这种运营需要的不是小成本,可以说,几百万元砸进去,可能连一点儿水声都听不到。”
            思维比较固定,不愿意跟人“分一杯羹”,而且管理水平需要提高,这是平台方对典当行业的普遍看法。而在相当一部分典当行经营者眼中,跟平台合作时,“一是典当行提到融资服务会本身敏感,一旦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跟P2P挂上了钩,不少典当行就会有顾虑,担心给自身造成不良影响;另一方面,确实在合作中存在这样的情况:有平台收了客户的当物,转身又以平台的名义将物品拿到典当行典当,赚差价,跟之前宣传的不符。”有知情人士透露。
        该怎么做
            既然存在这样那样的顾虑,于是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由典当人自己来打造平台?中国商报记者了解到,当百家就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其创办者薛辉至今已经做了20年典当。他告诉中国商报记者,以河南为例,近两年来,一些原本的担保投资公司经营者开始转行投身典当,却还是在以担保的模式、思维做业务。“我感觉典当行做营销,整体看来依然是个薄弱环节。而通过互联网搜索引擎、微信公众号推广宣传,能够起到让典当企业在百度优化中起到排名领先等效果。所以‘当百家’就从质押这种既代表行业特色、在当前看来又比较安全的模式入手,在郑州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选择了一家典当行作为合作对象。前期我们的员工在近一年中就发放了180万份宣传单页。截止去年年底,这4家店的民品业务不仅量有所翻番,合计办理典当业务笔数也占了郑州市这一总笔数的1/3、河南省的1/4。其中一半业务都是来自互联网平台的导流。”薛辉说,“这样做的目的还是宣传行业、企业,促使民众能多接触典当,才有可能发生业务。”
            然而,对此也有社会化营销的专业人士提出,不管以何种平台入手,做“互联网+”就是应该要发生更多的可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网罗不到的。”从这个意义上分析,如果受地域性限制,难以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而且,“互联网+”需要的无疑不光是典当方面的人才,单纯“自给自足”仍然存在薄弱之处。
            当然,典当传统经营的地域性,决定了这本身就是一种矛盾。从政策环境、典当自身等层面综合分析,当前典当行涉足于此最实际的出路,应该还是在于民品。比如世界上第一个典当网络平台,是美国的一家名为Pawnbrfoker.Com的典当网络公司,早在1999年就在纳斯达克上市,其最高峰时加盟典当行达到3000多家,占全美国典当行总数的1/5,在其平台上共有2亿件各类当物寻找买主等待变现,其中包括高档珠宝、名表、电器、乐器、收藏品等,为广大消费者购买二手货创造了便利条件,这或者也是启发国内一众平台与行业的一条思路。
            与此同时,“典当行传统的操作方式,从调查评估到当后管理,我们全部是靠人一个个跑市场,面对面处理,而互联网金融是靠大数据来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长期以来,整个行业的创新主要集中在理财端,大部分平台比拼的是产品设计和营销获客能力,目前该行业正在洗牌,能否拥有更优质的资产来源与健全的风控模式,将成为突出重围的关键,而这正是典当行所具备的优势。”合肥皖通典当行副总经理王琦认为。
            无论如何,必须承认,单纯靠息差生存的模式也是行业感到寒冬来临的原因,“既然有兴趣走近互联网,行业本身应从摆脱重资产模式,转化为轻资产模式,并且平台也要在这种合作中充分考虑让典当企业发挥在本地经济中的参与者作用,这样才能拥有蓝海。”张智淼的建议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业界普遍心声。

        所属类别: 行业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