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新闻动态

资讯分类
资讯分类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我国金融体系市场化需持续推进

详情

我国金融体系市场化需持续推进

2017-01-20 00:00
近日,东航金融在沪举行中国金融衍生品论坛暨第八届“蓝海密剑”中国对冲基金经理公开赛颁奖典礼。著名经济学家吴晓求在论坛上表示,中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努力值得肯定,但还是不够,未来仍应努力提高金融的证券化程度。而国人在配置资产方面可更多关注权益类资产。
  
  吴晓求表示,中国金融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初步形成了大国金融的基本架构,无论是从金融资产的规模,还是上市公司的市值,在全球都排第二。但是与中国经济和贸易规模相比来说,虽然国内金融资产包括上市公司的市值在全球排第二,但是竞争力还非常弱。中国要成为全球的金融中心,成为一个大国金融,有几个问题需要关注,进一步推动改革。
  
  第一,中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努力值得肯定,但还不够。金融体系市场化程度高不高有两个重要的标志:一看,利率是不是市场化。在这方面,我们实现了一半,还没有完全实现利率市场化。虽然很多人担心,一旦利率市场化必会带来深度的竞争,会使一大批小的商业银行面临很大的风险,让储户面临很大的财产损失风险。这样造成中国金融体系的收益率没有完全市场化,因为没有一个基准的市场收益。
  
  二看,投资者与融资者能不能自由选择投融资工具。在中国,有很多人以为,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是要为那些接近僵尸型的企业提供低利率贷款,而实际上不应该是这样。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最重要的是,从融资者的角度,整个金融体系要提供一种便捷、多元,可以自由选择的融资工具给资本市场,而不是现在企业的融资主体仍来自于商业银行。尤其是小微企业融资仍非常困难,所以中国的金融结构必须进行改革和调整。
  
  第二,国内金融没有为投资者提供可以自由组合的资产选择,投资市场受到压抑。鉴于过去一段时间金融业在GDP比重上升,有人认为中国金融自由化过了头。也有人说金融业占GDP比重太高,达到了10.5%。对此,吴晓求认为,如果中国经济不提高金融化程度,中国经济弹性就会非常弱,风险组合的能力就会变差。如果没有金融自由化,没有金融的便利,没有金融的创新,没有股份制金融机构的产生,就没有金融功能的提升和效率的提高。“过去以为批几个民营银行就认为中国金融市场化大幅度提升了,实则不然。”
  
  吴晓求认为,中国金融面对的重要问题是如何提高金融的证券化程度。无论从哪个口径来看,中国证券化金融资产占整个金融资产的比重都相对比较低。“从最狭义的口径来看,我们的证券化金融市场也没有超过50%。广义来看也没有超过30%。就股票来说,股票类资产只占15—20%,应该说这个比重非常低。随着社会收入的提高,人们对于财富管理的需求大幅度提升,如果在全社会中证券化金融资产比重低,就满足不了老百姓对于财富管理的需求,这个社会就会处在一个无序状态,风险就会大幅度增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证券金融比重低的原因在于这种制度的弹性是脆弱的,没有吸收风险的能力。吴晓求表示,金融资产的证券化意味着,基础资产标准化改造的同时,金融体系的风险开始流动起来了。“财富管理本质就是风险管理,就是风险的组合。寻找一个收益和风险匹配的组合,这是财富管理的本质,如果一个社会的证券化金融资产比例如此之低的话,就很难完成。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途径就是发展资本市场。”
  
  吴晓求指出,发展资本市场是中国的国家战略,它涉及到我们如何构建未来的金融体系。现在全球竞争最重要的平台是金融竞争,金融机制是配置的主导机制。如果一个国家的金融缺乏竞争力,市场化程度很低,结构非常落后,在未来的竞争当中将难以取胜。而在过去相当长的时期里,中国发展资本市场实际上目标不明确。“当然十八大以来我们渐渐认识到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性,但有时候我们也会把重要性做了过度的解读。”
  
  吴晓求认为,中国应提高金融市场的国际化程度。在中国金融的国际化中有两个基本的要点,第一个就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这是中国金融国际化的先导。没有人民币的国际化就没有中国金融的国际化,也没有中国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
  
  “我个人认为,人民币没有大幅贬值的基础,不会出现像有些国家的货币危机的那种大幅度的贬值。但是决定一个国家货币价值的因素有短期因素、中期因素、长期因素。短期因素就是这个国家对外汇的管控能力,但它只是短期的。如果中期和长期的因素不改善,短期的调控手段和机制,有朝一日也会崩溃,所以短期来看,一个国家,特别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可以影响人民币的变化,这也符合我们货币政策的基本要求。中期而言,先前外币主要是由贸易结算,后来是进行投资,所以贸易规模和贸易的发展、贸易的结构,这是支撑一国货币的中期因素。长期因素就是一个国家经济竞争力和企业的创新能力,这应该是决定一个国家未来货币价值的最重要因素。”吴晓求表示,中国现在正在进行经济结构转型,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供给侧改革,这实际上一方面是要把现有的存量进行处理,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提高供给的有效性,另一方面要推动企业的创新、经济结构的创新。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就是存量调整加增量的机制创新,其实质就是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
  
  中国金融国际化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要构建国际金融中心,更多是人民币计价资产的配置中心、全球财富管理中心,这对中国企业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对中国法制的要求也非常高,要求中国社会法治化程度大幅度提高,透明度大幅度提高。
  
  除此之外,中国金融科技化的水平也要大幅度提高。事实上我们国家金融科技化程度和世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还是很有竞争力的。中国互联网金融,特别是基于移动互联的第三方支付,这是互联网金融最核心的东西,推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发展。“我想这几个方面可是未来金融市场要面临的问题,也是我们改革的重点。”
  
  吴晓求认为,应正确看待金融危机。各个国家在开放的过程当中,多多少少都会进入到金融危机,一个周期一个周期的进行,美国实际上是最近20年来全球金融危机产生最多的国家,也是频率最快的国家。但是美国的金融是最具有竞争力的。所以有的时候要正确的看待金融危机,它也是一种吐故纳新的机制,把一些无效的东西去掉,留下的都是精华。“我们要防范的是全球性的、社会性的金融风险或者金融危机。对局部的、个别的危机,要通过市场化的机制来消化,而不可以全覆盖,统统控制住。”
  
  吴晓求表示,金融危机有四种形态,货币危机、全面债务危机、银行危机以及股市危机。“现在很多人都急着把人民币换成美元,这样会加速人民币的贬值。人民币的预期很重要,我也相信中国的商业银行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不会出现银行危机。因为中国商业银行的各项指标还是完备状态,它的存款准备金全球最高。中国也是严格按照巴塞尔协议执行各项准则,特别是资本充足率,以及展开的各种比例的限制。虽然中国的商业银行利率进入到个位数甚至是零增长,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比较稳健的,所以我相信中国不会出现这个情况。”
  
  未来,国人应如何配置资产?吴晓求指出,大宗商品如果作为衍生品出现,作为对冲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作为财富管理,虽然也是一种投资方式,但是不提倡散户去投资。未来的大宗商品,应该说再往上走的趋势比较明确,主要是基于中国经济的上升趋势。“我个人认为配置证券化的金融市场是比较好的,当然也有人买房子,现在看回报还不错。但是,我一直觉得,如果这个社会把主要的投资都放在配置房子上,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落后,而且也会带来巨大的危机。我研究了近100年来美国市场的资产收益率,房子还是相对靠后的。按照规律来看,权益类的资产收益率才是最好的,看看道琼斯100年的指数就知道了,非常的清楚。”
  
  目前还有一个迹象,险资也开始涌入股票市场了,还有养老金通过改革的方案择机进入资本市场。“为什么他们会进入呢?险资还是比较谨慎的,知道哪个地方可以套利,哪个地方是价值洼地,它会发现哪里最安全,哪里最有价值。刚刚过去的几个月,险资把资本市场弄的非常的热闹,这就是一个信号。”吴晓求表示。

民生典当总部 联系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8号民生金融中心D座202单元   联系电话:010-65532662/2772
东城分公司  联系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8号民生金融中心D座102单元    联系电话:010-63586699/7799
成都分公司  联系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金阳路166号附201号          联系电话:028-86266755

 

Copyright(C)北京民生典当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52765号-1     企业地图  下载资料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北京